强奸者、组织者、嫖客,因性侵未成年人受到法律重判。嫌疑人,因双方自愿,乡规民俗和认识水平,没受到立案侦办,嫌疑人逍遥法外。

  二家都不是好东西,一方想把汤兰兰带回去,继续犯罪。一方想霸占汤兰兰独享。狗咬狗不可开交,终导致案发,一家被法律严惩,一家没事,还扮演正义的化身。极具讽刺性,

  这就是案件可能的真相,只有一个受害者——汤兰兰,其余都是性侵者,只是性侵方式不同而已。

  若没有法律条文“性侵未成年人按强奸罪重判”,根本就没有这起天下奇案的出现。

  维护社会存在的重要因素是:女人的定力和自律,男人都是野兽,只要有机会就会暴露兽性的一面。

  对于汤某某的下落,五大连池市公安局政工室负责人表示,市里曾要求把小女孩保护起来,我们公安局专门派人到学校轮流保护她,但“后期小女孩乱说,有的没有的也说,后来又要钱,不给钱就告你,村民就联合告小女孩,后来孩子就跑了,不知道去哪了。”

  对于汤某某的下落,五大连池市公安局政工室负责人表示,市里曾要求把小女孩保护起来,我们公安局专门派人到学校轮流保护她,但“后期小女孩乱说,有的没有的也说,后来又要钱,不给钱就告你,村民就联合告小女孩,后来孩子就跑了,不知道去哪了。”

  我只想强调,现有的法庭判决依据,还不足以证明这11人犯有判决的罪行。毕竟,自2012年我国刑事诉讼法修订以来,“无罪推定”已经成为我国司法实践的基本原则。这些人是否有罪的结论,需要更深入的调查、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来支撑。如此看来,最高法对“汤兰兰案”的介入、乃至再审,真是十分必要,也十分紧迫。

  早在8年前,也就是2010年1月24日,百度知道就出现喊冤帖!作者:shangchunkai

  我们是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兴安乡兴龙山村的村民,我们这里出现了一起比天大、比地大的史无前例的冤案。实话实说我们比窦娥还冤,这是一起“奇特”的无法理解的冤假错案。(说得十分夸张,2010年1月24日,案件还没宣判,哪来的冤呢?照这样说,全国哪个案子不冤?)

  在2008年10月29日——30日,五大连池市公安局到我村以涉嫌强奸抓走了刘万友、汤继海、万秀玲、汤瑞井等16人,理由是以汤继海和万秀玲的女儿汤艳秋指认上述16人强奸、、协助强奸,此案羁押至今以15个月了还没有结案,请各位领导为我们做主,为我们伸冤。(此处写明被抓者16人,不是后来说的40人,60人)

  2008年9月,在龙镇上学寄宿在王凤朝家的学生汤艳秋怀孕了,可是王凤朝的妻子没有通知孩子家长,就私自领着汤艳秋做了人工流产(你说汤兰兰怀孕,证据呢?人流的证据呢?有吗?),之后才告诉孩子母亲万秀玲。2008年10月3日,万秀玲去王凤朝家接孩子,可她却怎么也不肯回去,汤艳秋说:“自己认王凤朝夫妇为干爹干妈,他们对自己很好,并且还要上学,不想回家。”(回家不能上学?回家和上学有冲突!那万秀玲不准女儿继续读书?义务教育懂吗?)因此事汤艳秋与母亲发生争执,母亲无奈只好自己返家(将女儿毒打一顿,是够无奈的),因为万秀玲法律意识淡薄、怕孩子的名誉受到伤害,想等忙完农活再接孩子回家(接孩子回家就是伤害孩子的名誉?国庆节万秀玲忙完农活了吗?怎么跑来接呢?),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恶人先告状(先告状就是恶人?万秀玲10月23日抓人,当天晚上汤兰兰去公安局申诉报警。7个人开着面包车、拿着绳子白天去学校抓汤兰兰,这几位都忙完农活了?),王凤朝的妻子领着汤艳秋到公安局报了案,声称自己的爸爸汤继海、母亲万秀玲、爷爷汤瑞井、奶奶李秀芝、叔叔汤继彬、姑父刘长海、注册送体验金捕鱼,于东军、姨夫徐俊生、表哥丁福、村长刘万友,还有和自己在一起住宿女生的爸爸、舅舅等16人强奸了她,而且还是在8岁——13岁之间。在公安局办案人员的刑讯逼供下个别人忍受不住煎熬被屈打成招(案件还没开庭,被告都在看守所里,刑讯逼供你咋知道的?),汤艳秋的爷爷汤井瑞因年老体弱并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家属想依法办理保外就医,但公安机关却认定诊断书是假的。2008年12月13,汤瑞井死于看守所,死后脑部和臀部还有及其严重的外伤和淤血(口说无凭),汤继海的牙齿被打掉,于东军的耳朵被打的流脓冒水,严重影响听觉,万秀玲因无法忍受刑讯逼供,开户就送38元,大脑产生刺激而跳楼自杀(受到刺激还是产生刺激?),致使4根肋骨骨折,即使受到非人的折磨,大多数人还是坚持住了,没有在刑讯逼供的条件下屈服。

  案件于2009年9月22日,经黑龙江省黑河市中级人民法院3天开庭时间,之后又审理了近3个月,也没有做出判决,现案件已被黑河市检察院撤回起诉,依照法律,证据不足应该放人,可我们的人却继续被关押至今,检察院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黑河市检察院、五大连池市检察院、五大连池市公安局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本应该依法履行法律赋予其的神圣职责,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但却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对无辜的人刑讯逼供,违法超期羁押无罪之人,(尚未审判,如何知道无辜、无罪?)使用违法手段侵犯人权,而真正的犯罪分子却逍遥法外(这里明确指出,强奸汤兰兰的另有其人且不在这被抓的16人之列,哪来的证据?),没有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我们无辜的人在看守所里,是死的死,伤的伤,我们一行十几人进京上访(还未审判就上访,这也是稀奇了),黑龙江省政府上访两次都没有找到相应的职能部门,当地政府却不断的派人拦我们,不让我们上访,我们太冤了,现在我们实在是无法生活,给我们的家庭及其家人造成了几十万的经济损失。

  各位都有家人,试想一下,大家都能体会到我们所受到的身体和精神伤害,希望有关领导、媒体和网友能关注此事,还无辜者的清白、还法律公正、还社会安宁、还家庭和谐!!!